第182章 安然和安歌

易拉罐的朋友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品书网 www.pinshuxs.net,最快更新零时过后最新章节!

    等苏子零带着大家都离开了书房,安言重新在书桌后的椅子上坐下。

    他思忖片刻,打开了右手边上锁的抽屉。

    抽屉里一上一下放了两本相叠的笔记本。他先抽出上方黑色的笔记本,接着又拿出那本红色的。这两本笔记本其实都是日记本,只不过是不同的人写的。

    安言打开红色的笔记本,那上面的字既清秀又规整。

    1998年3月28日 天气晴

    今天在玖都图书馆遇见了一个男生,他抢走了我要看的书。可这本书图书馆只珍藏了一本。

    1998年4月27日 天气晴

    图书馆借书的期限是一个月,所以我来蹲点。我肯定他今天出现,他果然出现了。

    安歌,他笑着对我说。

    1998年5月18日 天气阴

    在图书馆频繁的撞见,互留了联系方式,只有我知道,我是故意的。

    1998年5月27日 天气多云

    他约我明天出去,这是我留下信编后,他第一次约我。

    1998年6月12日 天气晴

    他第一次叫我小姑娘。

    1998年7月23日 天气晴

    我爱上他了。

    1998年8月15日 小雨

    他向我告白了,安歌和木易会永远在一起。

    1998年9月8日 天气晴

    今天意外看见了他,他有些慌张。虽然他说没什么事还陪我一起吃饭,但我总觉得他怪怪的,不温柔不爱笑。

    1998年9月9日 天气晴

    今天很特殊的一天。昨天和‘他’分别后,他今天一早匆匆来找我。他告诉我,昨天的那个‘他’叫安然,是他的双胞胎弟弟。但他没有告诉我,为什么安然不解释还要假扮他。

    1998年9月28日 天气晴

    今天风有些大,我又看到了他。这个他是安然。第二次见面,我就能很好的区分出他们。安然是云淡风轻的模样。

    1998年10月8月 小雨

    安然又出现了,我终于发觉,安然出现的日子都是安歌不曾与我见面的日子。

    1998年10月14日 天气晴

    和安歌吵架了,我不喜欢这样。

    1998年10月21日 天气晴

    冷战了一星期后,安歌来道歉。他说很抱歉,但依旧必须隐瞒我关于安然的一切。我说,是因为不是一家人的原因吗?于是我向他求婚了。

    1998年10月29日 天气晴

    第一次到他家里去,很紧张很期待。不过没有见到传说中的安然。

    1998年11月10日 天气阴

    第一次见到安歌与安然并肩站立,有点神奇。我忽然觉得他们两个并没有那么相像。

    1998年11月16日 天气阴

    站在安歌家门外等他,从邻居口中得知,安家只有一个叫安歌的孩子。

    1998年11月25日 小雪

    安然竟然是‘神之子’。

    1998年12月31日 大雪

    年末,终于和安歌结婚了,我将与他共同承担一切,相伴一生。

    1999年1月1日 天气晴

    新年的第一天,搬入了安家,我想我会很幸福。

    1999年1月18日 天气阴

    终于明白了,安歌与安然相互交换的规律,很享受和安歌单独呆在家的日子。

    1999年2月15日 天气晴

    嫂子,你不好奇吗?春节后的第一天,安然主动来找我,他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终什么也没说。我当然很好奇,但我最终也什么都没问。

    1999年3月16日 天气多云

    春天来了,安然似乎有哪里不一样了。我觉得很好,安歌却有点担心。

    1999年4月26日 天气多云

    庭院里的蔷薇花开了,一家人一起拍了张合照,这张相片弥足珍贵。

    1999年5月5日 天气晴

    家里某一段时间都会有特别的人来拜访,这是我一直都知道的,安歌却依旧不愿我知道。

    1999年5月21日 天气晴

    安然照例又消失不见了,安歌的无奈与愤怒,我一点都无法替他承担。

    1999年6月1日 天气晴

    安歌,在家门外的大路上,我叫‘他’。他笑着朝我走过来挽上我的胳膊。嫂子,他悄声叫道,知道我认出了他。在我们回家的路上,他主动向我提起了一个人。那个人叫张阳。

    1999年6月25日 天气多云

    安歌和安然相互交替的时间愈发长了,我有些不安。

    1999年7月9日 暴雨

    我隐晦向安歌提起安然的事,安歌告诉我安然自有分寸。我当然知道安然是一个多么好的少年,只是我同时也确认了,安歌一直都知道安然在做什么,他只是瞒着不告诉我。可是,安歌,我爱你啊。

    1999年7月25日 天气晴

    天气热的要命,安然从外面回来,脸色很不好。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1999年8月4日 暴雨

    张阳竟然是安然的‘守护者’,安然终于遇到了他的守护者。这本该是好事,但从安歌嘴里知道这件事的时候,他隐约向我透露出的东西让我担忧不已。

    1999年8月17日 天气晴

    安歌和安然同时不见了,天气烦闷的要死。

    1999年8月28日 小雨

    安歌如临大敌,紧急而忙碌。安然似乎想明白了什么,更沉稳更超脱了。而我依旧什么都不懂。

    1999年9月8日 天气晴

    安歌紧紧地拥抱着我,脆弱的样子让我心疼的要命。他温柔爱笑有担当,在他身边,我永远都可以当一个小姑娘。但我知道生活不是可以永远这样下去的。

    1999年9月12日 天气晴

    安然来找我,想让我带安歌离开这里。安然不明白,安歌不答应的事情,我也是办不到的。

    1999年10月5日 天气晴

    安然开始每天呆在家里,那双清透的双眼灰雾蒙蒙。我这时忽然想起,我还没见过那个叫张阳的男人。

    1999年10月28日 大风

    安歌告诉了我一切,我开始深深的怀疑这个世界。我不后悔与安歌在一起。我只怨恨我还不够聪明不够强。

    1999年11月13日 天气晴

    夜晚,我睡不着,发现安然偷偷溜出去了,我看向安歌熟睡的脸,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他。

    1999年11月19日 天气阴

    原来那个夜晚安然去见张阳了,他还想试着做点什么,我不知道最终的结果如何,只知道安然再也没有出去过。

    1999年11月28日 天气阴

    安然去世了,如此沉痛又措手不及。我无法接受。而无论我怎么哀求,安歌都不告诉我是谁杀害了他。傍晚,安歌带走了安然的尸体,只留我一个人守在这里。我等他回来,可这个家至此不会完整了。

    1999年12月2日 天气晴

    安歌终于回来了,他说把安然的尸体火化成了灰,没有人能够找到他了。这样也好,这样最好。

    1999年12月8日 小雪

    家里冷冷清清的,我开始怀念起安然。尽管我跟他并不太熟识,但如果他在,安歌一定不会是这个样子。他一直在痛苦的忍耐着。

    1999年12月19日 天气晴

    安然离开了,但对我们的监禁并没有消失。我不知道这将持续多长时间。

    2000年1月5日 大雪

    又下了一场雪,这次不会有两个相似的男孩儿在万籁俱静的深夜嬉笑打闹了。安歌站在雪里,寂寞如斯。我只能远远地看着他。

    2000年2月14日 天气晴

    冬天终于快要过去了,安歌也终于做出了他的决定。他说打算等待下一任‘神之子’的降临,他说这次,他如论如何都要保护好他。他说,这次决不会让宋宏天的阴谋得逞,哪怕为此付出生命。

    2000年3月18日 天气多云

    我怀孕了,我没想到我还能如此幸福。安歌在这一刻也变回了那个爱笑的少年。这一切都要感谢你,我的孩子。

    2000年12月21日 天气晴

    时光过得如此之快,我的孩子降生于这个世间了。他的父亲为他取名安言。安言,安言,我的孩子,我只希望你平安快乐的长大。

    2001年4月1日 天气阴

    我从未想过命运会如此对待我们。安言,竟在他3个月大的时候觉醒了水能力。这真的是事实吗?我几度落下泪来,安歌他该有多痛苦。

    2001年12月21日 天气晴

    亲爱的儿子,一周岁生日快乐!妈妈和爸爸不知道还能瞒多久,但都一定会拼了性命护你周全。

    2002年12月21日 天气晴

    亲爱的儿子,时光匆匆,你两岁了。你长大了,你不知道为什么爸爸如此严格要求你,训练你然后还要禁止你在外面使用能力。你所有的疑惑与委屈,妈妈都知道。是妈妈对不起你。可是,儿子,妈妈还是希望你永远不知道的好。

    2003年1月1日 天气阴

    就在今天,政府宣布了安言成为第七十七任‘神之子’。事情果然还是瞒不住了。第七十七任,多么讽刺啊。安歌,他们竟然抹去了安然的存在。安然,你说,安言的年纪还这么小,他该怎么办呢?你的哥哥和我,我们又该怎么办呢?

    2003年12月21日 天气晴

    安言,你三岁了。你不知道妈妈有多开心!

    2004年1月21日 大雪

    有什么东西正在寒冬里蠢蠢欲动。

    2004年2月3日 天气晴

    安歌一定知道了什么,关于安然,关于安言。

    2004年3月12日 小雨

    安歌焦躁了起来,他这段时间早出晚归状态很不好。我不能再坐以待毙了。

    2004年4月7日 天气晴

    安言,你交了好朋友是吗?这样,妈妈就放心一点了。

    2004年5月9日 天气晴

    那个男人回来了,背叛了‘神之子’的‘守护者’。

    吱呀一声,这个沉闷的空间再度响起了关门声。苏子零朝安言走过来。安言从笔记本中抽出神抬头看向他,这已经是他妈妈最后的记录了。

    “在看什么?”苏子零轻声问。

    “我妈妈留下的笔记本,很重要。”

    “另外一本也是吗?”

    “不是的,那是我叔叔留下来的。”

    “安然吗?”

    “嗯。”安言回答说。

    苏子零的目光陡然闪露出几分沉重与痛惜,但他又很快遮掩下来。他抿抿嘴唇问:“你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一切的?”

    “十五岁的时候,六月十二日。”

    六月十二日,苏子零知道。这一天,安言失踪了,他的父母也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这一天,是安言父母的忌日。

    等等,照这么说来,徐行曾告诉他的,安言第一次在酒吧失控的那次就是这次?苏子零吃惊地看向安言,安言却低着头没有再看他。安言从刚刚合上的笔记本里抽出一张相片递给苏子零。

    苏子零接过去低头看相片,这张相片保存的很好,苏子零拿在手里觉得发烫。他看着这张相片发觉他的眼眶开始止不住地发酸发涩,于是他慌忙抬起头来说:“你妈妈长得可真漂亮。”

    “是啊,那你觉得我和谁长的更像一点?”

    安言是在询问他,照片上相似的两个男子,他和谁长得更像一点。

    “当然是你父亲啊。”苏子零笑着说。

    安言也笑了笑,他合上笔记本,把两本笔记都收好,然后跟着苏子零一起走出去。他知道苏子零没告诉他实话,他更相像的是那个站在一旁,若有若无的男子。

    那个轻轻地笑着,却缥缈如风的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