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不杀了你,我痛苦得要死

手摘枇杷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品书网 www.pinshuxs.net,最快更新造反失败,迎娶公主最新章节!

    清晨的阳光将整个轩辕城都照亮。

    锦衣卫经历司。

    苏长风点卯画押,书吏跟昨天一样恭敬谦卑。

    “看样子敛财没暴露,亦或是没怀疑我?”他安静坐在衙署,手指有节奏敲打桌沿。

    敛财之事暂放一边,他在等待瓮中之鳖。

    司徒惠绝对会回礼,届时就看临川表演了。

    计划的不可控因素就是临川,苏长风琢磨不透这位“夫人”的心思。

    “来两个人,帮我处理文书。”

    大厅十几名低阶官吏埋头忙碌,两个瘦削的中年书吏听到呼唤,连忙放下手中书卷,跑进内署。

    “本官还不熟悉,麻烦了。”苏长风斟茶倒水。

    二人受宠若惊,或许是视力不是很好,需要费力地趴在边缘前探身子,才能看清文书字迹。

    时间流逝一刻钟,走廊突然传来沉稳的脚步声,进而是“笃笃”叩门。

    “进。”苏长风说。

    推门而入的正是司徒惠,手中攥着几包桂花糕。

    她终究做到了礼尚往来,叛军招安的身份让她心性敏感,若不回礼被驸马记住怎么办?

    望着署内的两个书吏,她一时不知怎么开口。

    苏长风深深皱眉,费解道:

    “有何贵干?”

    话音落罢,整个锦衣卫衙门陡然震动,就听响彻云霄的“恭迎临川公主”。

    高贵典雅的银裙身影踏步而来,宫婢提着精致食盒尾随,一路进了经历司。

    “驸马呢?”美艳绝伦的商仪环顾衙署。

    书吏纷纷低头,不敢直视帝国最耀眼的公主。

    “临川,你这是?”苏长风阔步走出,略带困惑。

    “你还没用早膳呢。”商仪唇角勾勒一抹绝美的弧度,淡淡说:

    “本宫亲自做的,别整天忙碌公务。”

    听到对话,书吏们难掩羡慕之色,平常驸马都是给公主做狗,没想到苏经历彻底征服了帝国之花。

    岂料。

    “你是谁?”

    霎时,衙署弥漫森然寒意。

    商仪玉颊冷漠,死死盯着惶恐不安的司徒惠。

    “她是谁?!”跃过苏长风,冰冷的视线落在瘦削书吏身上。

    “启禀殿下,她突然提着糕点走进来。”两个书吏异口同声。

    “你在勾引本宫的男人?”商仪几乎是瞬间勃然变色。

    恐怖的冰寒领域差点让书吏窒息,司徒惠头晕目眩,仓惶辩解道:

    “殿下,我没有……”

    “你来做什么?”商仪步步逼近,霍然甩了两个巴掌,冷叱:

    “跪下!”

    “我……我……”司徒惠脑海一片空白,下意识匍匐在地,脸颊鲜血淋漓。

    她想解释昨天驸马送了糕点,可理智告诉她,一旦说了下场更惨。

    驸马为什么要送?

    苏长风故作纠结,好言相劝道:“临川,不必难为……”

    “闭嘴!”商仪凤眸杀机腾腾,眼底的感情一丝丝的褪去:

    “莫非是你勾引她?”

    “殿下,驸马一直和咱们在处理文书,是她闯进来。”瘦削书吏实话实说,替驸马解围。

    “带走!”商仪裙袖怒挥。

    书吏们毛骨悚然,已经预感到司徒千户的下场了。

    女人嫉妒心何其可怕,连尊贵耀眼的临川公主都无法免俗。

    若是没被撞见也罢,亲眼目睹,胆敢勾引禁脔,你不死谁死?

    司徒千户肯定不是有意勾引,应该是主动示好。

    据说她在锦衣卫混得一般,上层势力也不太接纳,一是能力平庸;二是身份受限。

    终究是叛军招安的头目之一,没秋后算账已经是朝廷法外开恩,想深受重用显然不太可能。

    所以司徒千户准备找驸马这条路子?

    “殿下息怒。”

    外殿传来浑厚的嗓音,来者速度极快,皮肤黝黑相貌威严,脸部有贯穿额头的疤痕。

    正是锦衣卫指挥使陆廷。

    “带走!”商仪眸光凌厉。

    “殿下。”陆廷垂首恭谨,毕恭毕敬道:

    “此人犯了大忌,该下诏狱惩治。”

    终究是他的下属,公主此举已是逾越边界,只会让日渐疲弱的锦衣卫更加抬不起头。

    “陆指挥使救我,我绝没勾引驸马的心思。”

    司徒惠俨然是溺毙时抓住救命稻草,低泣哽咽。

    在临川面前,她渺小如蝼蚁,连反抗的资格都没有。

    商仪凤眸透着森寒,冷冷道:

    “你以为本宫在跟你陆廷商量?”

    “带不走她,你与本宫为敌!”

    衙门一时陷入难堪的死寂。

    被誉为锦衣卫掌舵者的陆指挥使,气场彻底被压制,甚至都失去组织语言的能力。

    陆廷表情变了又变,都有点后悔出来维护权威,现在连挽尊都做不到了。

    不曾想殿下如此强势,占有欲望如此恐怖,驸马跟女人接触都被禁止。

    “一!”

    苏长风表情严肃,不禁赞叹临川的演技,这次又承她很大的恩情。

    暗杀叛徒容易,但绝对会引起怀疑,以这种手段处置很合理。

    “二!”

    陆廷神色喜怒难辨,他完全能强行扣押司徒千户,依照律法秩序,殿下无权带走。

    但是。

    值得吗?

    为了不足轻重的千户,得罪神秘莫测的帝国之花,这不是一个应该权衡的选项。

    艹!

    早知道不来了,这下又折掉脸面。

    看着指挥使退后半步的动作,书吏们倒没觉得有何丢脸,盖因老大也不清楚临川殿下态度强硬无边。

    合该司徒千户倒霉……

    那可是驸马,不能触碰的绝对禁脔!

    高贵典雅的身影踏出衙门,两个宫婢拉拽着四肢发软的司徒惠。

    “滚回来!”商仪死死盯住苏长风。

    “抱歉……”苏长风以歉意的眼神看向陆廷,随即跟紧步伐。

    陆廷苦笑,面对这么爱吃醋的公主,驸马也委屈不好过啊。

    ……

    公主府。

    幽密的竹林,寂静到宛若无人绝域,司徒惠洒泪哀求。

    商仪无动于衷,旋身一个侧踢,丰腴圆润的大长腿呼啸如鞭,狠狠抽打在司徒惠身上。

    后者砸飞而出,撞裂了手臂粗壮的老竹,呕血不止萎靡在地。

    经脉废掉,内劲全无。

    “从前有一个屠户家的女儿,她爹被官府强征店铺,因反抗而亡全家,只有她侥幸逃脱。”

    “她很努力练武,希望能杀遍天下贪官,背着剑到处拜师学艺。”

    “可什么时候,她开始变了呢?”

    听到不疾不徐的声音,司徒惠整个人僵在了那里,骇然的表情中瞬间涌起无限的惊怖。

    “你可以背叛我,但别拿十五万性命做垫脚石,夜寐不会做噩梦吗?”

    司徒惠苍白的脸颊疯狂颤抖,她感觉不到疼痛,唯有席卷五脏六腑的恐惧,几乎要将她吞噬。

    他回来了。

    顾离回来了。

    “一想到背叛我的人,还能欣赏每一天的日出和晚霞,我就痛苦地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