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契约智族Ⅹ

超爱宁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品书网 www.pinshuxs.net,最快更新典当人生最新章节!

    欧阳浩天郁闷在一旁,来参加这次竞争是自己争取到的,原本族内并不希望自己出来涉险,以自己的天赋无论修炼何种力量,修炼到战尊里都是数一数二的存在。但因机缘接触到一次典当铺发出的恐之力后,他感受到了恐之力里蕴含的其他力量,这让他很着迷这种力量的感觉。在150年前他就应该选择修炼何种力量了,可他执意要修炼恐之力,他在等待着当铺老板的换代。首领和长老们都劝不住,也只好随他去了。

    麒麟族、龙族、凤凰族、玄武族、貔貅族、修罗族和树人族因为人口稀少,所有他们生活在一处绝对隐蔽的世外之界,他们称之为净土,而且每一年的天赋大典都在净土举行,因此欧阳浩天和靑风、貔天还有罗生门之间都比较熟悉。因为他们的天赋开启是在同一年,也是在那一年四人都感受到了恐之力的可怕和强大。

    缘分妙不可言,虽然私下不被允许见面,但是每一年的天赋大典那十几天他们四个都聚在一起喝酒打架,虽然话不多,但他们都约定了一起去竞争恐之力的修炼权,谁要是获得了契约权,那么其他三个也就放弃修炼恐之力,转而修炼其他的力量。这也是他们和族里最后的妥协,毕竟大家都快到成年期了,在不选择修炼力量,那么之后的修炼之路将举步维艰。

    刚到电影里的世界时,欧阳浩天在女孩子面前本来就害羞,在科娃和艾·拉商讨的时候,他就对靑天、貔天和罗生门挤眉弄眼的,想让他们开口和小姐姐先说话,自己再接上话,可另外三个都极力抗拒。罗生门本来就是闷葫芦,都没和女的说过几句话,而青龙他因为天赋龙阳(在成年期前不能**,成年期后将获得完整的龙阳之力,龙阳之力可以与任何一种力量结合,发挥出2倍战力。是罕见天赋)的缘故没接触过女人,至于貔天,这家伙压根不喜欢女人......,而且他的罕见天赋双生(天赋开启时,将拥有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一个相反性别的替身,替身潜伏在体内,当进行战斗时,替身会显型,无论替身或者本体受到致命伤时,只要其中一方不死,另一方1年后复活)让欧阳浩天一度怀疑这家伙是不是爱上自己的替身了。

    在艾·拉缓解气氛以后,欧阳浩天终于能和小姐姐们说上话了,直到刚才为止,一直都是科娃和艾·拉在为大家努力的活下去,虽然大家是竞争关系,但现在何尝不是战友呢?

    看着四个男生都很积极,艾·拉也有些动容了,在现世里她见过太多人情世故,就算大家一开始就分头行动她也不意外,令她没想到的是,大家不但一起行动,而且到现在彼此之间都没有出现隔阂。

    欧阳浩天看着不说话的艾·拉,他首先开口说道:“艾·拉小姐,之前都是你和科娃女王一直在努力,现在也该轮到我们为你们而努力一下了,虽然不知道我说的能不能行,但我有个提议或许......”

    现在艾·拉背着科娃和火儿、玛雅还有鸾凰儿迅速前往小镇教堂里休息,在电影里,教堂算是辟邪之地,而且现在是早上,已经渐渐接近正午,是阳气最正的时刻,小丑是不会在白天来此地的。但小黄毛和他的坏孩子军团可是会...

    艾·拉她们带着东西来到了小镇教堂,将东西藏了起来后在教堂后台找了个房间躲了起来休息,运气还好这是牧师的休息间,现在的牧师们正在外面祷告。

    将科娃放到床上后大家轮流换岗休息,现在先由火儿守着,等一会儿再换别人,只有四个小时,待时间到了11点和男生们汇合后一起在12点进入别墅,虽然没什么说法,但正午时分,阳气最烈,这个时候是进攻小丑最佳的时候。

    而此时的小丑正在深井内休息,原本漂浮在废墟上的孩子们却不见了,现在的下水道中充斥着孤魂的哀嚎。在深井边站着五个全身是血的孩子,带头的那个便是小黄毛,现在的他们身上和手上都有着警用器械和警用来福枪,腰间还挂着至亲的头颅,显然昨夜小丑也做了件骇人的事。

    欧阳浩天告诉艾·拉,他建议他和青风、貔天还有罗生门分成两组,一组前往小黄毛家,按艾·拉说的探一探小黄毛的底细,而另外一组不是留守原地,那样太被动了,欧阳浩天建议说另外两人去警察局。

    既然不用遵守规则,那么何不去搞些真正的杀伤性武器呢?他们现在手中的武器都是些平时的工具,既然他们可以不用遵守常规那么小丑呢?它是不是也可以不用遵守常规呢?听到这艾·拉陷入短暂的思考。

    这个问题艾·拉的确没有考虑进去,是啊,如果小丑让小黄毛他们拿到了杀伤性的武器那么无论他们怎么行动都是极度危险的。

    艾拉听了欧阳浩天的分析后发现,现在的情况可能更糟糕,如果现在让四个男生去小黄毛家或者警察局,那么将更加危险。艾·拉觉得既然这样不如大家一起去找个地方休息好了以后直接去别墅,既然已经有了最坏的可能性,那么有足够的精力和体力去对付小丑那将更有把握。

    欧阳浩天看着刚要开口说话的艾·拉后接着说到:“一起休息固然是比较稳妥的方法,但如果小丑和他的坏孩子军团已经在下水道中等待着他们的到来呢?他们手上已经有杀伤性的武器呢?如果不去确认一下,那么大家将更加被动。所以我还是建议由我们四个去探寻一番,虽然危险,但是这样才能把握先机不是吗?”

    艾·拉思考一番后征得其他三位男生的意见后不再犹豫开始分工行动了。欧阳浩天和青风去小黄毛家,貔天和罗生门去警察局。

    可不到2小时的时间四个男生就面色凝重,喘着粗气来到了教堂。当他们把众人都叫醒之后说起了他们的所见所闻。

    欧阳浩天和青风说来到小黄毛家后异常安静,等进去的时候只看到满地的鲜血和小黄毛被斩首的父亲,现场并没有打斗的痕迹,看样子是昨夜就死了,因为他的父亲死的时候还穿着睡衣,而且墙上还用鲜血写着“等你们”。

    欧阳浩天和青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就赶紧来到教徒,半路上还遇到貔天和罗生门,他们那边的情况更加严重。貔天和罗生门来到警察局门前,从外面看进去玻璃上和地面上都是鲜血,而询问在街上行走的路人,他们却并没有看到警察局里的鲜血。

    当他们走进去的时候看到的是人间炼狱,所有的警察都死了,而且死状凄惨,要么是被割喉,要么就是上吊自杀,没有一点生机。武器库里的武器都被拿走了,没能拿走的也被销毁不能用了。

    他们看到进出警察局的人们都对着尸体有说有笑的,仿佛他们还活着一般。这样诡异的场景着实吓的貔天和罗生门冷汗直流,他们赶紧离开了这个地方,连忙赶到教堂。

    此时此刻大家都陷入了沉默,显然电影里的小丑也不用遵守规则,昨夜停止攻击后小丑也意识到了他们几个不寻常之处。在蛊惑了五个坏孩子后首先遭殃的便是小黄毛的父亲,在小黄毛杀了自己的父亲后便已经彻底的黑化了。

    小黄毛带着自己父亲的头颅,在小丑的幻化下杀死了另外四个坏孩子的至亲,5个孩子在天亮前来到了警察局,在杀了留守的值班警察后将前来上班的警察们一一杀死,最后带着武器在小丑的掩护下来到了下水道。由于小丑消耗了太多的精力,它狠下心把抓来的孩子都吃了,现在它在井里养神,待它出来时候那将是整个小镇孩子的灾难。

    艾·拉听了欧阳浩天的话,也知道了小丑也不再局限于它原本的世界规则,它不笨,它知道自己的弱点和优势,现在是白天,它的力量在白天不能发挥出最大的力量,它杀了那么多的警察,不可能就一个坏孩子能做到的,至少是3个以上,而且它并没有引起小镇的骚动,说明它在等待着黑夜的到来,甚至是更大的阴谋。

    艾·拉他们现在完全陷入了被动,坏孩子们拥有了最强的武器,而且并不知道他们在哪,现在的他们甚至能威胁到小镇的大人们,但如果拖到黑夜降临,那么他们将彻底的失败了。艾·拉告诉同伴们,现在的情况要么就是坏孩子们在小镇里找他们,可是到了现在都没有出现骚动,也就是说他们大概率在下水道里等待着艾·拉他们的到来。

    现在不下去的话,到了晚上就彻底被动了,下去的话根本打不过。怎么办!!艾·拉现在很焦虑,她实在是想不出来较好的计划了,她责怪自己并没有想周全,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科娃看着艾·拉哭了,实在是心疼这位小姑娘,科娃起身抱住了艾·拉,玛雅、鸾凰儿和火儿见此情景也相依过来。看着五个女生拥抱在了一起,欧阳浩天也情不自禁地想上前抱在一起,可刚走两步就被貔天一脚踹到墙根。

    最后大家决定还是12点行动,在小丑没法出来的时候解决掉那五个孩子,然后再想法子杀了小丑,所以接下来的手段就得狠一点了。艾·拉带着四个男生去弄更多的汽油,而剩下的女生在科娃的带领下去找玻璃瓶和其它所需要的工具。

    当一切都准备好了之后,大家围在一起看着彼此,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而且还是竞争对手,但大家彼此之间如同许久未见的老朋友,这种感觉很奇妙。青风看着大家都不说话,他主动伸出了手,虽然在家族中自己很少说话,很少主动,但他很珍惜难得的友情,在族内人人都畏惧自己的父亲,但都很尊重自己的父亲,包括自己。在族内,同一时期的族人太少了,自己虽然有个亲妹,但父亲为了族内的繁衍,将在10年后为妹妹举办征婚,届时各个智族的人都可以来竞争,但自己的妹妹有个同期的青梅竹马,彼此间都相互有好感,奈何同族人之间的生育率极低,连自己的母亲都是人类,与龙族结合的其他智族只会诞生出龙族后代,但其后代或多或少会带有其他智族的外貌特征。

    青风争取这次契约机会,除了是为了自己,还有就是为妹妹。大家看着青风伸出手后,依次将手搭在彼此手上,然后会心一笑分组开始行动了。

    现在是正午12点,大家集结在别墅门前,整个别墅和周围的环境现的格格不入,虽然是正午,阳光正欲,但整个别墅都显得阴森恐怖,一股股的寒意从别墅中飘出来。现在从外面根本看不出里面的情况,大家也不敢轻举妄动,盲目进入别墅中。大家躲在别墅外四周的掩体后面,在艾·拉发出信号后,大家一起将手中的点燃的汽油瓶扔进了别墅中。

    不一会儿,烈焰将别墅吞噬,艾·拉他们在投掷了燃烧的汽油瓶后就迅速撤离了别墅现场,现在他们在这意义不大,来这里点燃别墅是为了消灭可能潜在的危险。在他们离开不久后,别墅发生了大爆炸,望着冲天的火光和隐隐传出的数声痛苦的嘶吼声,艾·拉他们头也不回的钻进了不远处的下水道,通往小丑巢穴的地方又不止别墅一个地点。在他们进入下水道后,五个全身着火的孩子直立在烈焰当中,原本感应到艾·拉到来的小丑让五个孩子埋伏在别墅里面,并且在别墅里装满了烈性炸药,哪怕五个坏孩子打不过艾·拉他们也能同归于尽,然后令小丑没想到的是,艾·拉他们居然往别墅里扔汽油弹,还恰巧扔在了炸药上,大爆炸不但让五个坏孩子全部死亡,还摧毁了部分武器和装备。这让小丑感动异常棘手,但现在还不是现身的最佳时间,现在的它还没能完全吸收掉之前那些孩子的生命力,它控制着五个已经烧焦的孩子的身体走向别墅中的下水道中,五具焦尸身上的烂肉在行进中逐渐脱落,在裸露出的白骨上重新长出灰黑色的肉体,渐渐地变成五个如同半兽人样的怪物,它们长着尖牙和利爪,整个脸上除了嘴没有其他器官,时不时吐出的血红色的舌头上凸出着坏孩子生前的脸,之前至亲的脸重新在胸口长了出来不断地嘶吼着。这么大的动静住在小镇上的人们不可能看不见,他们纷纷报警等待警察和消防的救援。

    在进入下水道后,艾·拉在中间看着地图指挥着大家前进的方向,青风和貔天走在最前面,欧阳浩天和罗生门断后,剩下的围在艾·拉身边观察四周的情况,四个男生手持近战武器和铁制盾牌,四个女生手持探照灯和汽油瓶。随着深入阴森的下水道,众人的心逐渐紧张了起来,尤其是与小丑素未谋面的其他7位,对他们而言更是未知的存在。

    来到了小丑所在的下水道附近,从这里往下看就是电影中孩子们漂浮的废墟上方,艾·拉之所以选择往这里进入,是因为这里整好在小丑所在深井的侧方,能避开视线的同时也也距离来这里的最近的位置。但今天看上去有许些不同,那些漂浮的孩子们不见了,这不禁让艾·拉心中一紧,不好的预感较之前更加强烈,但现在不是管这些的时候,得赶紧下去。

    众人按顺序顺着绳索下去,在青风和貔天落地后就迅速的按之前的布置站位,青风跑到面向别墅的入口处,警惕有没有坏孩子下来,而貔天巡视周围的情况,就在只剩下欧阳浩天和罗生门还没能下去的时候只听到青风一边跑一边对着众人大喊:“别墅入口处有什么怪物过来了,快找掩体躲起来!!”看着青风惊恐的表情,众人迅速熄灭了灯找掩体藏了起来,而欧阳浩天和罗生门则俯下身躲在了上面的下水道入口处望向别墅那边的入口。

    五个胸前闪着两束红光的怪物从入口处进入到下水道中,它们迅速围在深井附近,警惕着接近深井的任何生物,在废墟旁边的艾·拉他们看不清那几个怪物的样子,只能看到几束红光从它们的胸口前射出来并不停地巡视着。而在上面的欧阳浩天和罗生门借助从上面照下来的微光能勉强看到那五个怪物的样子,只见几个吐着舌头的无面的半人半兽的怪我手持枪械,在不停地巡视着周围,时不时从舌头上滴下的液体如同硫酸腐蚀了地面。

    一只老鼠不小心从它们面前路过被其中一道红光照到了,一瞬间五个怪物同时用手中的枪械扫射了那只可怜的老鼠,待一阵硝烟散去,其中一个怪物将老鼠的被打烂的身体捡了起来用舌头舔了舔后吞吃了下去,血水顺着嘴边流下,看得其他几个挂物不停地对着那个怪物咆哮着。

    欧阳浩天看到此景忍不住发出了声响,几只怪物立马回头看向欧阳浩天所在之处,只见几道红光映在欧阳浩天和罗生门的身上,欧阳浩天和罗生门瞬间毛孔放大即刻沿着墙体躲避。

    “哒哒哒哒~!”子弹如雨点一般倾泻在下水道洞口周围,压的欧阳浩天和罗生门根本起不来。信号距离够远,怪物们不能很进准的打到欧阳浩天和罗生门。怪物们也意识到问题所在,在一声声怒吼中,其中三只怪物背上枪,手上和脚上的爪子开始变的坚硬如铁并且增长了几分,而后如同猎豹奔向了欧阳浩天和罗生门。

    待枪声停止后,欧阳浩天和罗生门探出头看到那三只怪物的变化便知道它们要来追击。现在下去会暴露艾·拉他们的存在,欧阳浩天看了罗生门一眼,罗生门也知欧阳浩天的意图,现在引开那三只怪物并拖延时间可以给艾·拉他们争取更多的时间和机会,虽然很危险,但眼下来不及多想。

    欧阳浩天和罗生门点燃了身上剩余的汽油瓶,并将汽油瓶砸在了水道口的上,既有阻挡他们意图,也有浑摇视觉的效果,不让它们知道自己这边的真实情况,并且欧阳浩天和罗生门一边敲打着手上的铁质盾牌一边吼叫着往原路回跑。那三只怪物即刻冲到墙下后飞快的往上攀爬,不一会儿便钻入了道洞中追击欧阳浩天和罗生门。

    那只吃了老鼠的怪物若有所思的看了看还挂在墙上着火的绳索,而后冲着另一只怪物低吼了一声。另外一只怪物点了点头,提着枪很小心翼翼的走向废墟旁边,而那只满口是血的怪物则紧贴着井边守护着。

    眼看那三只怪物被欧阳浩天和罗生门引开后,艾·拉他们松了口气,但在看到剩余两只里面的其中一只走过来的的时候大家又开始紧张了。

    大家屏气凝神,此刻谁都不敢发声,眼看那怪物异常细致的用胸前的红光扫描着走过的每一处地方,虽然缓慢,但暴露是迟早的事。

    青风看着那个怪物越来越接近,他伸手拍了拍在自己身边的貔天后便一个箭步冲了上去,将手中的汽油瓶点燃后甩向怪物胸口上的眼睛。而貔天很默契的将手中的汽油瓶扔到了怪物的脚下,怪物瞬间被大火包围,在痛苦的嚎叫中,手中的枪械疯狂的向周围胡乱扫射。

    青风和貔天将手中的铁盾叠在一起抵挡子弹,将众人带离废墟,从另外一侧绕到深井前面。看着即便快被烧死的同伴,守在井边的怪物也不移动半步,并且井里发出阵阵恶心的笑声,这让众人感到毛骨悚然。

    众人躲在盾后面,看着不进攻的怪物,这让众人不敢轻举妄动。突然一只巨大的触手从井里伸了出来将最后一只怪物拖入井内,随着一阵黑烟从井内冒了出来,整个下水道开始不停的摇晃,这下连上面的小镇都随之摇摆。

    突然发生的一切让所有人都始料未及,大家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做。

    “嘎嘎嘎~!”随着声声怪叫,一条全身长满紫水晶的似巨龙之身的怪物从井里飞到了半空,它长着小丑的脸,整体看上去异常诡异和别扭,小丑脸上沾满了鲜血,左爪持有一团污秽,右爪持有一团火球,小丑看着众人一甩尾,一团黑影从尾部射出遮住了上方的光线,顿时整个空间陷入了黑暗,大家急忙打开照灯,在打开的一刹那,小丑已经冲到了科娃的面前,顿时众人被小丑冲撞到一边,只有科娃被小丑从口中吐出来的数十条巨大的铁线虫缠住,在科娃还没反应过来时,多条铁线虫硬是撬开了科娃的嘴,顺着嘴往里面疯狂的绞入,科娃虽然闭上了眼睛不停的抛开脑里对铁线虫的恐惧,但铁线虫进入体内的感觉太真实了,科娃渐渐顶不住开始失去意识。

    看着逐渐失去抵抗的科娃,其他人忍着对小丑的恐惧感,愤然起身用手中的武器击打着小丑。

    可是无论如何击打,总是破不了小丑坚如磐石的紫水晶外壳,而原因就是在一边瑟瑟发抖的火儿,虽然火儿前一夜对爷爷般的怪物并不害怕,但是在见到了这么多的怪物后,火儿也开始产生恐惧情愫了。而貔天和艾·拉虽然一直找机会击打小丑的脸,但是总被小丑手上的东西所阻挡,鸾凰儿在照灯的加持下倒是打的异常勇猛,但小丑总是找机会击打鸾凰儿手上的照灯,这让鸾凰儿也接近不了小丑的脸。

    一边吸收火儿的恐惧力,一边折磨着科娃,小丑异常癫狂和兴奋,眼看科娃即将死亡,突然一把铁橇贯穿了小丑的大脑袋,小丑顿时停止了一切行动,固定在原地。艾·拉和鸾凰儿乘机将铁线虫拔出科娃的嘴,将她拉到一边,而玛雅不敢正面对着小丑,在艾·拉和鸾凰儿将科娃就出来以后迅速跑到火儿身边抱起火儿赶到艾·拉她们身边。

    看着青风抽出小丑头上的铁橇后跳下小丑的头,他现在眼里充满了对小丑愤怒的敌意。虽然自己确实害怕自己的父亲,但眼前的这个家伙居然侮辱自己的父亲的身躯,就连父亲手上的伤疤都一摸一样的模仿出来,看着眼前这个怪物的样子,青风就气不打一处来,找机会跳上小丑的身体跑到它的头上给他狠狠的来了这一下。

    小丑顿了一下后就迅速恢复了状态,现在的它不同于电影里没有力量的状态,它吸收了之前所有被抓来的孩子的生命力,即便是消耗战也能游刃有余。但它感觉到很奇怪,这几个孩子身上的恐惧力量不同于其他孩子,他们身上的恐惧力更加的纯粹,更加的…真实。

    没错,小丑在他们身上感受到了真实感,这种感觉很奇怪,但它更加渴望这份不一样的恐惧力量,它觉得,拥有了这份力量,那么它就能冲破封印。

    一开始小丑就没有打算杀了他们,它要将他们的恐惧全部逼出来,它要全部吸收掉,然后冲出这个恶臭的下水道。小丑趁着大家还没有缓过神来就发动了攻击,小丑双爪一挥,火焰和污秽分别将艾·拉和貔天包裹住,火焰的灼烧感和污秽的窒息感令艾·拉和貔天根本没有挣脱的力量。感觉太真实了,虽然知道是幻想,但艾·拉还是痛的叫出了声。

    小丑动作干脆利落,接着就一尾将青天撞进废墟中并晕了过去,起身飞向玛雅和火儿将她们吞进肚子里,至此还有一战之力的就只有鸾凰儿了。看着同伴们都陷入危机中,鸾凰儿急的快哭出来了。小丑感受着青风、艾·拉、貔天、玛雅和火儿身上泄出来的那“真实”的恐惧感,虽然他们在奋力抵抗,但还是抵不住的那来自内心深处的恐惧。小丑癫狂的围着鸾凰儿和科娃转着,时不时发出刺耳的笑声。现在的情况占据优势是自己,怎能不得意。

    小丑笑过后定在半空中,死死的盯着鸾凰儿和科娃,现在解决掉她们两个,就只剩下地面上到处乱窜的那两只小耗子了。小丑俯身冲向鸾凰儿,看着接近自己的小丑,又看了看身后的科娃,鸾凰儿定了定神,似乎在心中下了什么决定。此时的小丑依然飞到鸾凰儿身前,鸾凰儿展开双手挡在科娃面前,即使自己无法战胜眼前的怪物,也不能让它伤害身后的伙伴。

    “砰!”小丑的脸撞在了一个瘦小的身体上,鸾凰儿紧闭着眼睛睁开了,她感觉到了自己身前有什么帮自己挡住了小丑的攻击,定睛一看......是科娃!!!科娃喘着粗气,背上沾满了鲜血,她对着鸾凰儿笑了笑,说了句:“我们能赢!!”

    说罢,转身抬手一拳便打入了小丑的眼睛里,鲜血从小丑眼中流出,但小丑却丝毫感受不到疼痛。现在的小丑很惊讶的是它现在感受不到科娃身上的恐惧感,甚至感觉到原本从科娃身上抽取的恐惧力正在返回去科娃身体里,而且自己本身的恐惧力也跟着进入科娃体内!

    这让小丑莫名的感觉到了不安,它迅速从受伤的眼中射出多条铁线虫缠向科娃,但奇怪的是,虽然铁线虫迅速将科娃包裹住了,但科娃却没有任何的不适。相反科娃伸出双手将铁线虫牢牢抓住,而小丑却显得特别痛苦,拼命的在原地挣扎。

    鸾凰儿此刻已经惊呆了,看着被包裹住的科娃站在原地并没有做什么,反而小丑却异常的痛苦,甚至想尽快逃离科娃?鸾凰儿内心充满了无数的问号。

    此刻的小丑已经收回来了包裹在科娃身上的铁线虫,但被科娃抓在手上的却无法挣脱,它拼命的用爪子和尾巴击打着科娃,可是却一点效果也没有,甚至是没有击打产生的撞击声。科娃看了看小丑很滑稽的动作,把玩着手里的铁线虫转头和鸾凰儿笑着说:“鸾儿,我们都想错了,恐惧不是靠抵抗就能消除的,而是去接受它,承认它,恐惧本身就是你的一部分,那是不可能分开的。”

    看着没听明白愣在原地的鸾凰儿,科娃给了她一个白眼,现在在科娃的眼里这里的环境和之前相比大相径庭。青风晕倒在废墟里,但身上并没有什么伤痕,而艾·拉和貔天则是闭着眼睛痛苦的站在原地,身体不停的抖动,而火儿和玛雅则是紧紧相拥在小丑身后昏了过去,至于眼前的小丑,现在在科娃眼里就是一团黑气,自己手上攥着的就是黑气的一部分。

    在被救出以后劫后余生的同时科娃也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感,这种感觉来自灵魂深处,甚至让自己产生了心魔。虽然其他人被击败不过短短数十秒,但对于科娃来说仿佛过了数十年,她在脑海里再一次经历了自己目前的一生后来到了自己心魔的面前,那是一只全身被铁线虫寄生的自己。

    丑陋、破败、糜烂......,此刻看着被寄生的“自己”,科娃找不到形容自己心魔的词汇,铁线虫在“自己”的身体里自由穿梭,铁线虫似乎与“自己”融为一体,那个“自己”现在正一步一步走向科娃,科娃此时极力抗拒着、逃跑着。科娃不想被这样的自己接触,不想被这样的自己同化。但是在这极小的空间内只有自己和心魔,她无法逃脱,也无处可逃。

    绝望、无助、迷茫......,不安的情绪让科娃逃无可逃,退无可退,虽然知道这里是虚幻之地,但产生的心魔如果不能解决掉,将会伴随自己一生,进而影响自己的修炼和心境。这般下科娃不再退缩,她下定决心与心魔战斗后便冲向了心魔。

    回忆了一下与心魔的战斗后,科娃看着眼前这团黑气的挣扎冷笑了一下后将它一个背摔砸在了地面上,而在鸾凰儿眼里则是科娃将整个巨大的小丑一个背摔砸在了地面上,小丑一个吃痛不断地发出刺耳的尖叫声。科娃将左手上的黑气全部攥在右手上,而后科娃拖着黑气走到鸾凰儿面前说道:“傻妹妹,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解释,也算我的机缘,待我们出去了再说。”

    说完,科娃拿过鸾凰儿别在腰间的汽油瓶,而后将汽油洒在了黑气上,丝毫没犹豫直接点燃了整团黑气后扔进了井里。就这样,小丑死的莫名其妙,不单是鸾凰儿蒙了,就连小丑也很蒙。为什么眼前的这样小女孩突然不再恐惧,为什么她能吸收自己的力量。伴随着小丑不甘的怒吼,小丑跌入深井。

    刹那间,所有人都回到了蜗居的会议厅,在现场蒙了的鸾凰儿还傻傻的看着科娃,而科娃还沉浸在新的力量的感悟上,其他人除了愣在原地的欧阳浩天和罗生门,其他人都还处于昏迷状态。典当铺看了看科娃,科娃也有所感应的看着典当铺轻轻点了点头。典当铺手轻轻一挥,众人皆醒,在了解当下的情况后所有人都为虫人族女王科娃送上祝福,这次的比试令参与的智族都信服,因为所有人或多或少都有所收获,收获最大的就是科娃,而参与者之间更是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参与者们围绕着科娃问起了具体的情况。最为好奇的是鸾凰儿,她是经历到最后的,但最为糊涂的也是自己。现在最为迫切想知道的就是鸾凰儿。

    现在典当铺并未宣布谁是最后的契约体,但在所有人的心里都已经认定是科娃了。但事情的发展总是不如众人所想。待众人的兴奋劲儿过去,大家坐下以后,看着台上的典当铺宣布最后的人选。

    此时的典当铺正在和房间的灵隐、灵一和灵索了解当铺老板的情况,只见典当铺一会儿表情严肃,一会儿无奈,最后是久久不能平静的震撼。短短几分钟典当铺的表情变化让在场的圣教教主蓝云夫和众首领的心情跟着变化,甚是滑稽。

    典当铺在隐耳边细说了些什么后便消失在会议室了。隐恭送典当铺后站在台上和众人宣布了最后的定夺。

    :“各位大人,契约体已定,如果各位参选者无异议的话,那么除了虫人族女王科娃以外,还可以有两位参赛者成为契约体。”

    一时间台下所有人都愣住了?什么情况?如果契约体不对等的话,那么不对等的一方将被契约之印撕成几份,原来就有智族实验过和两个智族之间签订契约体,但在契约生效的一瞬间,那个智族的肉身和灵魂被撕裂成了两分。

    那唯一的可能性就是当铺老板那边有什么情况,极有可能是和当铺老板的特殊力量有关。

    隐看着众人在下面小声的议论着,她轻轻咳了一声,众人停止了议论看着隐。隐看着众人缓缓说道:“确实和当铺老板相关,但具体情况现在我也不清楚,当当大人只是交代了当铺老板的天赋等级。”

    众人竖起耳朵认真聆听,隐顿了顿继续说:“万年难出的成长级天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