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4:甜蜜如在昨日,实则不复往昔

恰逢雨时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品书网 www.pinshuxs.net,最快更新激情似火,顾少索欢无度最新章节!

    此时的他刚刚从一家特色餐厅里走出来,手里提着几个饭盒,走进了他那辆白色的Virage内,朝前方开去。

    他要去哪儿?

    顾非寒沉眸,鬼斧神差似地踩动了发动机,跟了上去。

    他的跟踪技术很好,车子既没有靠的很近,也拉的不远,一路都很小心。

    以至于前面的萧墨渊,丝毫也没有察觉。

    不一会儿,他的车子驶进了一个名为西湖碧景的小区,顾非寒也跟了进去。小区的管理员见车子面生,本想将他拦下,但一看到他奢华的法拉利车牌,立时就让了开。

    顾非寒顺利的开了进去。

    西湖碧景,他觉得这个小区名字,实在是熟悉。

    反复咀嚼了几遍,才想起当初辛澜从碧云公寓搬出去后,就是住进了这个小区。

    他记得,他还让严睿查过,证实这个小区内的房产正是萧墨渊的。

    男人的目光晦暗下去……

    她果然还是和他在一起了。

    萧墨渊停下车子,便提着手中的饭盒,进了9苑大楼。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萧墨渊的公寓应该在9苑七楼。

    顾非寒站在9苑楼前,一层一层的数上去。

    一层、两层、三层……六层、七层……

    他的目光一层一层的看上去,就在此时,一个纤细而熟悉的身影忽然出现在了七楼的露台上。

    因为距离很远,他看不清她的脸,只能看到那头妩媚的卷发,慵懒的披散在肩头。

    女人正在收露台上晒着的衣服,动作却很慢。

    每收拾一件就会停下来,若有所思一会儿,显得有些心事重重。

    尽管隔得如此远,但他还是一眼就看清了她是谁。

    那是他的澜儿啊……

    就在他心脏紧张到快要破胸而出时,另一个男人出现在了露台上,一手揽过她手中的衣服,一手环上了她的肩膀。俯身在她耳边说了几句话,女人点点头,接着两个人就走进了房间。

    顾非寒的所有表情在一瞬间僵凝。

    她和萧墨渊住在一起?

    是同居?还是碰巧坐坐?

    他捏紧了手心,沉思了一会儿,重新回到了车子里。

    **

    第二天一早,辛澜在厨房里切着面包片。

    萧墨渊靠在门口看了一会儿,又走了进来。一手拿过一片面包,一手捏捏她的脸:“想什么呢?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辛澜回过神来:“没什么。”

    他咬了一口,说:“让我猜猜,你肯定是为明天上庭的事心烦吧?”

    “萧墨渊,你可不可以少聪明一点?”

    他摇摇头,很无奈的表情:“没办法,老天爷赏了我这么一张好看的脸,又何苦让我如此的聪明盖世?既生脸何生脑啊?”

    “……。”辛澜听不下去,将他的包塞给他说:“好了,你快去上班吧,再不走我都要吐了。”

    他笑嘻嘻的接过:“晚上等我回家。”

    “晚上不要再回来了!”辛澜砰的一声,将门重重关上。摇摇头,又重又回到了厨房,从冰箱里拿出几个橙子,正想榨果汁。

    谁知门铃再一次响了起来,她拿着刀的手一顿。

    一边朝玄关走,一边生气的嚷嚷:“萧墨渊,你有完没完啊!”

    开门前,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猫眼,却在看到门外出现的那张脸时,立刻怔住,就连脸上的表情也是措手不及的意外。

    竟然是顾非寒,快两周未见的顾非寒!

    辛澜茫然无措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该怎么反应,直到门外那道冷然的声音,将她拉了回来。

    “辛澜开门,我知道是你。”

    她还是没有动,胸口却不自动间略微起伏。

    尽管知道这样的行为实在是卑鄙,但她还是无法自抑的踮起了脚尖。

    透过猫眼,看着门外那张,令她魂牵梦绕了这么久的脸。

    他没怎么变,只是眉目间似乎憔悴了许多。深邃的眼眸敛住未言语,瞧不出表情,脸部的线条因恼怒而微微紧绷。

    忽然,他似乎察觉到了她窥探的目光,墨黑色的锐利双眸直直的望过去。

    辛澜像是心虚般,立刻朝后退了一步。慌张到连她自己,都觉得可笑。

    “辛澜,开门!”他开始砸门:“今天我一定要见到你!”

    辛澜下意识的摸了摸脸,握紧了手心。

    不可以,她不想让他看到现在的她。这样,狼狈的自己。

    她开口:“顾非寒,你走吧,我不会见你的。”

    “为什么?”他恼怒的声音带着难以理解的困惑:“去日月山之前,我们明明还好好的。为什么才几天,你就变成了这样?是爸爸对你做了什么吗?他威胁你?还是他逼你离开我?”

    “……。”

    “你开门,让我们可以好好谈一谈。我不想我们之间变成这样,我更不想星星没有妈咪!到底……到底是因为什么,为什么你宁愿和萧墨渊住在一起,也不愿意和我回家?”

    在他一番番的质问下,辛澜背靠着门,滑落在地。

    哪里有什么为什么?她和他之间,不可能了。

    他们之间,横亘了那么多的人、那么多的事,根本就不可能了!

    即使他勉强原谅了她,可当他日,他知道法庭之上,指证自己父亲死罪的人,就是她。他开始怪她、怨她时,她又该如何自处?

    倒不如此刻,做一个了断。

    “顾非寒,你想知道为什么吗?”她忽然沉下声音来:“好,那我就来告诉你。”

    他微微一愣。

    她说:“你应该查到黎静婉和时烟的事了吧,他们都是萧墨渊派去你身边的卧底,目的就是要查到你们顾家贩毒的证据,陷你们顾家于死地。其实我和她们没什么不同,哦……不对……。”她笑起来:“我不同的是,我不仅是卧底,还是更高一级的卧底。因为我不仅拿到了证据,还顺便出卖身体和你玩了一场爱情的游戏。”

    “……。”

    “说实话,我觉得挺脏的,和不爱的男人发生那种事,感觉糟透了。不过这种事,顾非寒你应该最有经验吧,你最习以为常的不就是和各种没感情的女人上床吗?”

    男人的脸,越来越难看,阴暗拢上了一片。

    半晌,他似笑非笑,一字一顿的说:“哦……原来我已经让你这么无法忍受,你继续……。”

    他坚硬的表情此刻刺痛到她的心房,她不敢再看,别开脸,继续说:“其实我从头到尾都没对你动过真的感情,反而是你像个傻子一样的还以为我们之间真的有什么爱情。”

    “……。”

    “萧墨渊对我很好,他很爱我,我也同样爱他。我本来就应该和他在一起,只是为了他的复仇计划,故意委身于你。这一次去日月山,我就是想要接近顾怀先,搜集他贩毒的证据……你问我为什么从日月山回来就变了,原因很简单啊!我都已经搜集到证据了,马上你们顾家就要完了,豪城天下就要倒了,我干嘛还要逼着自己讨好你,惹一身骚?”

    “……。”他捏紧了拳头,脸色全无。

    “这就是我想说的,你信也罢,不信也罢。如今你顾非寒快完了,就请你放过我。我不想陪着一个不爱的男人,去死。”

    顾非寒退了一步,靠上了走廊的墙壁,用尽全力才勉强抑制住内心的愤怒。

    “那星星呢?”他沉声问。

    星星……

    辛澜跌坐到地上,声音依然淡冷的出奇:“你想要她就拿去吧。反正我以后会再结婚、再有孩子。和你拥有的一切,我都不想要!”

    和你拥有的一切,我都不想要……

    都不想要……

    都不想要……

    闻言,他合上眼睛,嘴角微微一抽,竟然笑了笑。

    眼眸睁开,满目悲戚。

    那样的神色,让人刻骨铭心。

    “原来,是这样。”他嘶哑开口,像是对她说,又像是茫然至极的自言自语。

    辛澜坐在地上,脸上的表情因战栗变得僵硬。

    她靠坐在门上,听到有脚步声,渐行渐远……

    直到整个世界,一片静赖。

    **

    明天就是上庭的日子了,辛澜却是一整夜无眠。

    身体里的毒瘾如约而至,这一次,她似乎并不如往常那样难以忍受。

    整个脑子里,出现的都是他临走前的表情。

    茫然、无措、悲戚……仿佛丢失了全世界。

    她将脸埋进膝盖里,想哭,却哭不出来。

    直到房门被打开,灯火通明的那一刻,她看到了萧墨渊的脸。正靠在门口静静地看着她,身上没有穿西装,只一件简单的白衬衫,脸上带着疲倦而又温暖的微笑。

    见她似乎眼圈发红,眼前的人似乎疑顿了一下,走上前握住她的肩膀问:“怎么了?”

    辛澜看着他,没说话。

    “又开始发作了?”

    辛澜沉默了一会儿,开口:“你那天问我的问题,我已经想到答案了。”

    他捏紧了她的肩膀,似乎在等待着她。

    “明天的案子结束后,我愿意和你一起走,一起出国。”

    再也不想待在z市,待在有他的气息存在的空间内。

    他意外,目光中闪过喜悦。不知过了多久,忽然感觉到手腕处一用力。隐约间被拽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四周围是淡淡的香气气息,竟让她觉得很是适应,下意识的想要去靠近。

    ‘哐当’,似乎有什么掉落在地的声音,忽近忽远,昏昏沉沉中,似乎听到一个熟悉而温润的声音。

    “相信我,我会比他,对你更好。”

    “相信我……。”

    脑际开始慢慢模糊,一切世界变得默片般无声。

    与早上他临走时的那一瞬,一模一样。

    **

    z市法庭外,不到7点钟,就积聚了大批的记者。

    只因这一天,就是在z市引起轩然大波的顾家贩毒案,一审的日子。

    一旦顾家贩毒的事被坐实,那么不仅商业的龙头大佬豪城天下会因此备受牵连,只怕豪城天下的前总裁,顾怀先也会因此锒铛入狱,甚至于枪决。

    市民们对此关注度高,媒体们自然也不会放过。一大早天不亮就辛苦的守候在了门外,力争获得第一手资料。

    快9点的时候,一辆黑色的林肯停在了法庭外,顾非寒从里面走了出来。

    顿时,镁光灯闪的此起彼伏,无数录音笔、麦克风也见缝插针的伸到了自己面前。

    他毫不理会,只面无表情的朝内走。身后跟着严睿和律师。

    因为贩毒地早已经被警察查封,再加上顾怀先三十年来毒品账目的曝光,使得这件案子有些板上钉钉的意味。既然贩毒隐瞒不了,顾非寒方面的律师,只能希冀于努力保住豪城天下。

    通过豪城天下这些年来的发展、以及资金结构分析,力图将豪城天下和毒资之间的关系拉的疏远,还有证明顾非寒和整个贩毒事件毫无关联。

    虽然以顾怀先这些年犯的罪,只怕一死都不足以抵罪。但律师们还是希望打真情牌,用顾怀先早已患上肺癌并且真心悔过的态度,希冀能拖成个死缓。

    谁料一个证人的出现,却将所有人打了个措手不及。

    通过电脑传输画面,一个脸上打上马赛克的证人出现了。

    她在画面上,详细讲述了顾怀先当年为了掩藏贩毒真相,而残忍杀害某林姓女士,时姓女士,并且还设计爆炸案令某安姓女士受伤……

    讲述的同时,她将一个录音笔递给了身旁的工作人员。

    录音响起的那一刻,整个现场都震动了。

    ……

    “XX,你不是一直都想抓我贩毒的证据吗?你不是一直都在找我的藏毒地,想要人赃并获吗?没错,这里的确就是我顾怀先藏毒交易的地方……可是怎么办?XX……你没办法报警,没办法将我绳之于法了。”

    ……

    “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偏要闯。难道安XX、时X、林XX等等都没有让你吸取教训吗?我本来看在你是XX母亲的份上,想要饶你一命,可是你实在是太不乖了……。”

    “XX夫人果然也是被你害死的!顾怀先,你到底有没有人性?她还帮你生了一个儿子啊?你为了一己之私,不惜害死自己的妻子、自己儿子最爱的女人,你这个王八蛋,你根本就没有心!”

    ……

    录音笔是辛澜在知道顾怀先贩毒之后,有意买的。目的就是为了随时捕捉顾怀先的证据,当初她去日月山时也有意带上了。没想到最后倒真的帮了个大忙。

    此马赛克证人一出现,录音的一公布,现场顿时喧哗起来。

    现场所有人都愤愤不平,窃窃私语起来。

    “这还叫真心悔过啊?”

    “为了自保,竟然害死了这么多人?”

    “这顾怀先怎么这么禽兽啊?简直就是个杀人如麻的大混蛋,不千刀万剐根本无法抵罪啊!”

    “对啊,就该去死!什么死缓,这种人不立刻枪决,还有没有王法了?”

    ……

    在众怒声中,律师们坐下身,朝身旁的顾非寒投来一抹无奈的眼神。表示现在这种情况下,他们也无能为力。

    整场官司中,顾非寒一直都僵直的坐着,没有说一句话。

    手几乎是无意识般,握着桌边的一个水杯,捏紧的角度里还能看到已经勒紧的五只骨节。

    目光死死的,盯着笔记本画面中,那个马赛克证人的颈项。

    因为就在那里,戴着一串项链,项链上挂着一枚戒指。

    即使隔着电脑屏幕,却依然晶莹剔透,熠熠夺目。

    那是他给她的,求婚戒指。

    他还记得,向她求婚的那一夜,漫天烟火下,他亲手为她戴上戒指,她第一次主动吻他……仿佛还在昨天。

    如今,却真的不复往昔了。

    **

    一审结束,最后的结果,是意料之中的意外。

    顾怀先被判枪决,三天后执行。豪城天下方面要上缴20亿元的赔偿金,同时所有手头的交易、开发案叫停,接受法院稽查部门一年的监督检查。

    走出法庭,严睿见顾非寒整个过程都没有说话,忍不住拍拍他的肩膀,开口安慰:“非寒……。”

    就在这时,一个年轻的女孩子走过来,目光到处看,似乎在搜寻着什么。

    看到顾非寒时,她眼睛一亮,走上前问:“请问,您就是顾非寒先生吧?”

    他现在心情很乱,谁也不想理会。步子半秒也没有停顿,直接掠过她走了出去。

    那女孩却奇怪的摸摸后脑勺:“难道不是?”看着手中的东西,自言自语的嘟哝:“那这戒指我该给谁?”

    戒指?

    他的脚步一顿,回过头来,“你说什么戒指?”

    “就是这个啊。”

    女孩跑过来,摊开手,手心赫然躺着一枚璀璨的钻戒,正是刚刚电脑画面中,她脖子上戴的那一枚。

    “刚刚有人让我把这个交给一个叫顾非寒的人。”女孩懵懂的说:“你明明和她给我看的照片上的那个人一模一样啊,怎么会不是呢?”

    看着那枚戒指,那双本就没什么光彩的眼睛,更加深谙了下去。

    他伸手,将戒指攥在了手心里。紧紧地,似乎想要那种充实的痛感来提醒他,他到底有多可笑。

    和你拥有的一切,我都不想要……

    我都不想要……

    都不想要……

    她的话,再一次如梦魇般涌了上来,令他忍不住想要大笑出声。

    然后他真的就笑起来了,摇摇头,很无奈很无力的样子,冷漠的令人发憷。

    女孩害怕了:“你怎么了?”

    他将戒指重新放回了她的手心:“我确实是顾非寒,不过这枚戒指我不要了,送给你吧。”

    “诶?什么?”女孩奇怪的回头:“你等等!”

    回复她的,却是一个走远了的身影。

    “顾非寒?”她喃喃……

    ——

    明天开启第六卷,也就是最终卷【嗨你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