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6章 穿书文里离家出走的娇贵大小姐(46)

王木木吖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品书网 www.pinshuxs.net,最快更新快穿:渣了男主后女配被关哭了最新章节!

    苏妤垂眸沉思,片刻后,将杯中温热的红茶一饮而尽,起身。

    盖在膝盖上的毯子顺着双腿滑落。

    苏妤没有穿鞋,赤脚踩在柔软的长毛地毯上。

    在原地站立片刻未动,她咬了咬唇,屈辱的向下看了一眼,才抬起步伐,踩着堆在脚踝处的毯子向门边走。

    黛青色的血管从白玉似的脚背延伸到脚踝,被一截两指宽的银色圆环截断。

    随着走动,金属制成的圆环折射出冷白的光芒。

    叮呤当啷的金属声音细碎,仔细一瞧,竟有一截银色的链子顺着脚踝圆环延伸到床边,扣在床脚。

    随着苏妤走动,链子逐渐拉直。

    最终,在苏妤走到门边得那一刻彻底绷直。

    佣人微微低头,轻扫了一眼苏妤脚边得细链,虽然已经见过了,心里的震惊还是丝毫不减。

    她面露同情,似在可怜苏妤。

    苏妤也看到了她眼里的同情,垂眸,声音轻缓:“你要是真可怜我,就放我走吧。”

    佣人脸色一僵:“这……先生那边……”

    苏妤声音骤然一冷,厌恶道:“那就别对我露出那副表情。”

    仿佛她是被关在笼子里的鸟一样。

    虽然她现在的确是被关在笼子里的鸟。

    “钥匙。”苏妤伸手。

    佣人没有给她,而是亲自弯腰蹲下,帮她打开脚踝上的锁链,绷直的细链微微回弹,松松垮垮躺在地上。

    可那泛着冷光的银色金属圆环依旧卡在苍白纤瘦的脚踝上。

    圆环内置定位和监听装置,是梁致特意让人定做的。

    那晚,他亲手将圆环扣在她脚踝,细伶伶的踝骨一只手便能圈住,男人温柔的捧起,仿佛捧起一截价值连城的白玉。

    动作却毫不怜惜。

    “梁致……”苏妤害怕的想把脚缩回来,却根本做不到。

    不顾女孩祈求的神色,梁致手心圈住女孩踝骨,微微用力按在膝上,另一只手拿出早就准备好的金属银环。

    苏妤明白了他的意思,慌乱挣扎起来:“不,我不想戴这个东西,梁致,你疯了吗!”

    梁致漆黑的眼眸微暗,安抚般道:“听话,这样就不会有人把你带走了。”

    苏妤挣扎解释:“都说了,昨天的事和我没关系,是他忽然过来的,梁致!你放开我!”

    “咔哒——”

    一声轻响,圆环卡在苏妤左脚踝骨上。

    直到今天早上也不曾摘下,甚至过分的加了一条限制她活动范围的细链子。

    苏妤看了眼脚踝处,在心里把梁致骂了一万遍,再次伸手:“钥匙给我。”

    佣人讪笑:“先生说……”

    苏妤不耐烦的打断,迁怒道:“先生说先生说,他说的话你们就那么听,是他养的狗吗?这么忠心护主。”

    一直以来,苏妤对别墅里的佣人态度还算可以,毕竟罪魁祸首是梁致,但这次实在是生气了。

    “让梁致回来。”

    苏妤气冲冲回到床边坐着,冲屋里的监控喊:“我知道你能听见,现在,立刻马上回来。”

    “半小时内见不到你,我就从楼上跳下去!”苏妤威胁梁致。

    然而苏妤说完不到二十分钟,梁致就回来了,手里还提着苏妤最喜欢吃的一家甜品店的蝴蝶酥。

    从公司到别墅,二十分钟内绝对赶不过来。

    除非梁致在她说话前就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算算时间,大概是她坐在阳台看书,把茶点放到旁边看也不看的时候。

    梁致仿佛什么也没发生,随手把蝴蝶酥放到一边,走到苏妤身旁坐下,自然而然的环住她:“厨房做的点心不合胃口?”

    苏妤推开他:“别碰我!”

    苏妤隐约知道他为什么会回来这么早了,看到她没胃口,所以特地买了她爱吃的蝴蝶酥拿回来。

    但苏妤可不是因为不爱吃才没胃口。

    推开梁致,她看也不看蝴蝶酥一眼,靠在床头,抬起脚搭在梁致腿上。

    素白的脚形状极好,指甲微蜷透着粉,脚背微微绷起仿若白玉,点缀着黛青色的河流,被黑色的西装裤映衬得分外白皙,可惜那两指宽的银色金属环过于突兀,破坏了这份美感。

    苏妤看到就生气,狠狠在梁致腿上踹了一下,命令他:“摘下来。”

    梁致垂眸看了眼,伸手捧住那只脚,他的手不算细腻,最起码对比娇生惯养长大的苏妤来说不算细腻。

    女孩皮肤太娇,仅仅一晚上,脚腕就被磨出了红痕。

    “疼吗?”梁致轻轻抚摸那道红痕。

    苏妤委屈的瘪了瘪嘴:“疼,所以摘下来好不好?”

    梁致垂眸,没有说话。

    苏妤等了一会儿,憋出来的眼泪收回去,又踹他一脚,翻身到床里面躺着,被子一蒙一个人生闷气。

    原以为梁致不会妥协,结果……

    第二天,苏妤看着包了一层黑色绒布的金属环翻了个白眼。

    “你要是真心疼我,就该把这个东西摘下来。”苏妤跑到阳台,把梁致手里的书抽出来扔掉,“不要逃避问题,梁致,你打算把我关在这里多久?”

    已经过去快半个月了,寒假都过一半,苏妤打心底觉得自己不会一直待在这里。

    别的不说,老头子还是有点能耐的。

    就算老头子没发现她失踪了,等到开学,学校那边也会给老头子打电话。

    梁致或许可以做到无声无息的让一个人失踪,但那个人绝不会是她。

    每次提到这个话题,梁致总是避而不答。

    阳台的躺椅晃晃悠悠,苏妤气不过,爬到梁致身上,泄愤似的掐住他脖子,恶狠狠道:“梁致,说话!”

    女孩穿着棉质睡裙,此刻跨坐在梁致身上,裙摆堆在腿根,气得脸颊通红,微微俯身,领口晃晃悠悠的张开。

    梁致只需要微微垂眸,便能从上至下一览无余。

    他眸光当即深了几分。

    之后的事……苏妤扶着腰,一个字也不想提!

    梁致那个畜生!居然压着她在躺椅上来了一次。